ENGLISH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公告>学部新闻

【学者观点】吴文清:疫情下的共情疲劳弱化社会创业意愿

发布时间:2020-03-16    来源:

前 言

 

受疫情影响,高校毕业生求职困难增多,就业形势复杂严峻。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及时作出一系列重要决策部署。35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好2020届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大学生在经历了疫情之后,其心理有什么变化,如何开展创业教育,是高校教育工作者所关心的话题。

 

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吴文清课题组基于创业孵化的研究基础,对疫情期间具有创业体验的大学生共情疲劳与社会创业意愿进行了探究,为高校、社会团体等在疫情过后更好支持大学生进行创业活动提供借鉴。课题组近期向天津市具有创业实践训练或大学生创业项目经历的大学生发放了500份问卷,回收有效问卷312份。

 

在研究中,共情疲劳采用Adams等(2016)的简化共情疲劳量表,针对疫情期间的情形进行了修正。研究对被调查大学生的性格进行了控制,采用Donnellan等(2006Mini版大五人格量表,同时控制了被调查者的年龄、性别、专业、志愿者经历以及家族中是否有创业者。问卷的信度、效度以及变量的内生性都经过了检验。本研究有以下发现。

 

一、共情疲劳与社会创业意愿

 

社会创业强调社会价值的独特属性以及在满足社会需求和解决社会问题方面的创新性,社会企业在解决环境、贫困、不平等等社会问题承担越来越大的作用,成为理论和实践关注的重点(Bacq2018)。社会创业是缓解大学生就业压力的一种途径。社会创业教育培养具有社会责任感与创新意识的新时代人才,在后疫情时代对于培养大学生的公共规范、公共利益、公共环境、公共参与在内的公共意识也有重要意义。

 

共情是人本主义创始人罗杰斯提出的,是指体验别人内心世界的能力。由于共情的个体更可能以有利于他人的方式行事(Mair2006),共情被视为社会企业家的一个基本人格特征(Dees2012)。因此,共情也被认为是社会创业意愿的一个重要前因。也就是说共情正向影响个体的社会创业意愿,具有越高共情能力的个体,其社会创业意愿越强烈。

 

疫情期间,每天在微博、微信、抖音等媒体平台都有“气炸”“哭爆”的故事,大学生长期暴露在各种关于疫情信息的密集轰炸下,不仅仅引起日常的心理波动,还会由于疫情的严重引发普遍性心理危机——“共情疲劳”。简而言之,大学生在疫情期间长期对疫情严重受害者产生共情联结,但因为疫情严重受害者的创伤性经历,从而间接对自己的身体、心理和社会功能方面产生损害。

 

共情疲劳会降低大学生对疫情严重受害者共情的兴趣和能力,产生亲社会行为的倦怠感, 甚至改变了原有的价值观,同时伴随一系列心理不适症状,由此对于开展一项目的是帮助有需要的人,而不是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的社会企业愿望降低。因此,共情疲劳不利于大学生的社会创业意愿。本次针对天津具有创业实践经历的大学生研究表明,疫情期间的共情疲劳弱化了大学生的社会创业意愿,被调查大学生的共情疲劳程度越高,其社会创业意愿越低。

 

二、社会创业效能与道德准则的中介作用

 

社会创业自我效能一般指的是个人在履行与社会创新相关的创业任务和造福他人时的信心,例如识别社会问题和创造新的产品/服务来解决这些问题(Bacq2018)。

 

在生理上,大学生疫情期间的共情疲劳会造成长期的耗竭感、失眠等。共情疲劳所产生的身体不适会使大学生学习效率低下,此时大学生会体验到体感敏感度下降,且相关知觉与觉察能力也有降低,从而在生理上降低自己对于解决社会问题的信念。

 

在心理上,疫情期间共情疲劳会使大学生在情绪上有逃避、焦虑以及易怒等情况,会感觉自己无能为力,以及对目标、信仰与生活意义的缺失以及对社会失望等。疫情期间的共情疲劳会使大学生在心理上怀疑自身对于社会的价值,降低社会创业效能。在社会行为上,疫情期间的大学生共情疲劳会造成不愿进行助人工作,拒绝正常的人际交往、人际距离变大以及工作生活中信任感缺失等不良后果。这些也会造成大学生社会创业信念的降低。

 

总之,从生理上、心理上、社会行为上,大学生疫情期间的共情疲劳会降低自身的社会创业效能,进而降低社会创业意愿。也就是说,大学生社会创业效能在共情疲劳与社会创业意愿中起着中介作用。

 

道德准则(Moral Obligation)即指道德的标准规范,大多学者将个人道德价值观视为社会企业家的基本属性。与疫情期间的共情疲劳对于社会创业效能的影响类似,在生理上、心理上、社会行为上,大学生的共情疲劳会降低自身对于个人道德价值观的标准,进一步降低其社会创业意愿。因此,大学生道德准则在共情疲劳与社会创业意愿中也起着中介作用。

 

三、感知社会支持的调节作用

 

感知到的社会支持是另一个重要的先行因素,它促使人们形成创办社会企业的行为意愿。社会支持对于帮助个人获得特定的社会创业产出至关重要(Hockerts2015)。在确定社会企业的可行性时,社会企业家会考虑他们可能从其他人那里获得的支持,包括他们的朋友和家人。当一个社会企业家从不同背景的人那里得到社会支持或联系时,将会提升社会企业的绩效。大学生感知到的社会支持越高,疫情共情疲劳对于自身在生理上、心理上、社会行为上导致的社会创业效能和道德准则的负向作用越低。也就是说,大学生感知社会支持会降低共情疲劳对于社会创业意愿的负向影响。

 

四、结语

 

我们基于天津潜在创业的大学生样本,研究了疫情期间的共情疲劳对于社会创业意愿的影响,并进一步考察了社会创业效能与道德准则的中介作用以及感知社会支持的调节作用。基于研究,在后疫情时刻,提几点建议。

 

1)向共情疲劳大学生宣传积极的信息

 

面对疫情,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下,全国总动员,我们采取了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防控举措,成效显著,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经过全国上下艰苦努力,当前已初步呈现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通过积极信息的宣传,降低大学生共情疲劳水平,提升他们的社会创业效能和道德准则,从而使大学生提升自身的社会创业意愿。

 

2)帮助共情疲劳大学生认识疫情措施的正面意义

 

面对疫情,一夜之间,让14亿人待在家里不出门,更是使得我国工厂停工,商店关门,企业歇业,整个经济一夜之间停滞……在这次疫情中,我国是主动壮士断腕,给国家来了个暂停键,为整个世界赢得时间。这样的牺牲,这样的魄力,是我国负责任大国的担当,是负责任大国为世界安全作出的牺牲。通过帮助共情疲劳大学生认识疫情措施的正面意义,有助降低共情疲劳的负面影响,培养大学生的公共规范、公共利益、公共环境、公共参与在内的公共意识

 

3)加强与共情疲劳大学生的联系

 

通过高校辅导员、任课教师、导师、以及学生会骨干加强与大学生的交流联系,使他们感受到社会支持的力量,并通过情感情绪的交流,缓解共情疲劳大学生的不安、紧张感受。这样,通过加强共情疲劳大学生社会支持的感知,降低共情疲劳对于其社会创业效能和道德准则的负向影响,提升共情疲劳大学生积极参与社会问题的解决,提升社会创业意愿。

 

参考文献

[1] Bacq, S., & Alt, E. (2018). Feeling capable and valued: A prosocial perspective on the link between empathy and social entrepreneurial intentions. 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 33(3), 333-350

[2] Hockerts, K. (2017). Determinants of social entrepreneurial intentions. 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 41(1), 105-130.

[3] 田泽宇,曹潺,张照莉等(2019).共情疲劳及其相关研究进展[J].保健医学研究与实践,16(04):19-24.

[4] 孙炳海,楼宝娜,李伟健等(2011). 关注助人者的心理健康:共情疲劳的涵义、结构及其发生机制[J].心理科学进展,19(10):1518-1526.

 

指导老师:吴文清,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财务管理系支部书记

供稿小组:苏禹铮 陈昭宇 朱倍 伍爽 庞蕴含 夏妍

 

相关文章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92号 | 邮编:300072
津ICP备05004358号 津教备0316号 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