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公告>学部新闻

新商科观点 | 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主任霍宝锋教授:新商科——新时代的整合者

发布时间:2018-11-06    来源:

  我非常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和大家交流。非常感谢上午国际顾问委员会的嘉宾!非常感谢钟校长、李主任、杨主任给了我们很多支持!更要感谢远道而来的三十多位商学院院长!我们想借这个机会探讨一下未来的商科应该如何发展。

 

  管理与经济学部主任霍宝锋教授

  首先,我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在这个方面的思考。我们提出了一个题目——新商科是新时代的整合者。如果说有哪一个学科可以统筹、整合或集成其它学科、其它领域的话,我认为这个责任和这个任务应该非管理学或者说商科莫属。所以,管理学或商科应该是一个整合者的角色。接下来我会从三个方面展开,一是新商科的背景,二是如何理解新商科,三是为大家简单展示一下我们所做的探索性工作

  01

  新商科的背景 

  现在,我们正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在这个新时代中,很多东西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也就是说,现在的社会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社会,变化才是正常的,不变化才是不正常的,所以,我们要应对更多的不确定性。同时,世界也变得越来越复杂,过去,很多事物之间的关系都是线性的,他们之间的结构都很简单;现在越来越多的事情之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很多是非线性的,是更复杂的网络、更复杂的系统。过去事物和事物之间的边界是比较清楚的,而现在事物和事物之间的边界变得越来越模糊。那么,在这种状况下,我们要怎样做事情呢?特别是在这样一个VUCA时代[1],我们应该怎样去做商科,这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我们从国家命运和文明的角度来看一下。我们国家最近几年发展非常快速,特别是过去十年,GDP有了非常显著的增长,越来越接近于美国的水平,所以,我们国家也慢慢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从国运的角度来讲,我们正在走向一个崭新的未来、一个更高、更尖端的未来。从文明的角度来说,我们的世界大致可以分为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印度文明、西方文明、俄罗斯文明、日本文明这样几大文明。在这几大文明中,中华文明人口非常多;从另外一个视角——工业产值来看,我们也是非常强的。因为一个国家是否强大跟工业是非常相关的,而GDP中包含着许多其他行业,比如服务业。当我们综合来看人口和工业生产的能力,其实我们国家可以排到第一名,这是通过一些数据测算过的,我们很靠前。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将会拥有非常光明的未来。

  人民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进入小康社会后,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有很多新的需求。那么,如何满足这些需求需要我们深入思考;当然,我们也需要很多改进。目前,在新技术的推动下出现了许多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经济业态,它们影响到我们的衣食住行,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

  我们再来简单看一下商科的历史发展过程。1881年,沃顿商学院的建立,代表着现代商科的形成,这是最早的商科。1908年,哈佛商学院招收了第一批工商管理专业的研究生。从这个时代开始,商科开始慢慢有了它的地位和影响力。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出现了商科发展的黄金阶段。这个阶段形成了各种各样的管理理论、学派和风潮。但到了八十年代,很多人开始反思,我们过去的商科教育是不是有问题?商学发展的轨迹是不是应该改变?像著名的徐淑英教授就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早期的商学研究不是很严谨,不能严格地放入科学研究,但是很多事情跟实践紧密结合。60年代到80年代这个阶段,科学研究严谨性做得很好,实践的连带性也很稳定。但是到了80年代,特别是新世纪,这方面反倒变弱了。我们现在的研究是非常重视论文的,但是不太重视实践,所以这一块我们需要改进。

  我们再来看一下我们国家商科的发展。在光绪年间,商科是大学教育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商科都没有得到它应有的地位。一直到1984年,教育部才下批文首次确立了四个管理学院。在这个阶段,大家可以认为我们又重新开始启动商学教育,也是我们今天庆祝恢复管理教育四十周年的原因。随着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我们的商科大发展了,但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说,评价体系太过于重视学术研究,而不太重视实践;毕业生培养的能力跟企业的需求不太一致;各个专业间有壁垒,交流不够通畅;忽视了技术对商学教育的促进作用。更重要的是,很多大学和机构都没有把商学提升到一个比较主流、核心的主干学科的地位,这可能是商学教育面临的比较重要的一个问题。

  02

  如何理解新商科

  2016年,麻省理工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新工程教育转型,天津大学也在钟校长的带领下开始探索新工科。他们提出了很多好的理念,因为工科比我们更重视实践。所以我们现在是在向工科学习怎样实现实践和学术的整合。对商学的研究其实不仅仅只有大学,很多企业也在兴办商学教育,像阿里巴巴的商学院做得非常成功,并且准备颠覆我们的商学院,他们会从新的角度来做商业研究。还有,像量子大学,也提出了新的想法来做商业教育。

  面临这些要求和挑战,我们要怎么做事情呢?

  我们顺应时代需求,提出了对新商科的理解。首先,我们要明确什么是商科。商科是一类知识、一门学科,也是一种教育、一个职业。换句话说,它的范畴是非常广的,包含了很多方面的内容。那我们要如何管理,如何来培养商科人才呢?

  我们提出来新商科建设的一个大致框架。需要清楚的定位,就是要面向未来的需求去做事情。我们提到新的环境、新的历史发展阶段都需要去做一些改变。那么面向未来,我们有很多东西需要去思考、去应对。我们有两个具体的目标,一个是立德,一个是树人。这也是我们国家提倡的教育理念。立德就是说我们要培养能引领潮流、成为道德模范、标杆的人。我认为树人大致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立言,二是立功。立言指我们要有自己的理论、创造、发明和创新性;立功指我们要完成我们的事业。其实在中国古代,古人把立德、立功、立言看作是一项非常不朽的事业,他们称为三不朽,但真正能达到这个水平的人是很少的。所以,我们希望我们未来可以培养出这样全面的人才。

  我们有三个工作需要去完成,这并不算新东西,是我们所有管理学院、经济学院整天都在讨论的:我们要重视教学、科研、服务,这三方面要能有机地结合起来。

  那具体怎么去做呢,这个可能是我要讲的一点干货(笑)。我们思考了很久,既要面向未来,又要满足立德树人的目标,又要能把教学、科研、服务三个维度的事情一起做好,这是非常难的。特别是我们想去做一个整合者,要求和挑战都是非常多的。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我们想出来这样一个思路:

  一是学科整合。我们用战略合作、充分的信息共享、流程不断协调的方式来做事情。我们的商科要嵌套在其它学科里面,我们希望跟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都整合起来,希望跟工科、理科、农科、医科甚至军事这些学科整合起来,还希望跟社科、文科整合起来。特别是我们过去都不太重视社科和文科,我们好多的培养目标是为了让学生掌握具体的技术,让学生去做工程师,做有模型指导的管理者,但不是真正的商业领袖。所以,我们要培养真正的商业领袖,就要给他一些人文素养,给他一些文科的东西,让他能够看得更远、视野更开阔,能够理解更多的事情,能够想象未来。

  二是生态整合。要求我们商学院内部各个部门、商学院与大学、商学院跟外部的政府部门、环境管理部门和社会各个部门都整合起来。

  三是价值整合。我们要把底层的价值观、文化、规范,还有一些哲学、逻辑以及人文意识和人文精神都整合起来。

  四是虚实整合。我们要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做到知行合一,还需要把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做起来。

  这就是我们讲的面向未来、立德树人、教学、科研、服务,还有四个方面的整合来做新商科,也就是1个定位、2个目标、3个工作、4个思路,四个方面的事情。

  03

  天大经管学部的探索性工作

  最后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正在做的一些尝试。一个就是我们在宣怀学院做一个IDBE项目[2],通过把工业设计、工商管理和工业工程三大学科整合起来,去做人工智能、可持续发展和健康产业的一些工作,它涉及的面是比较广的。另外一个是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研究基地,在这个基地里,我们把商学的东西和经济的东西都结合起来,我们与国务院以及其它政府部门、企业一起工作。此外,我们在一带一路的平台上做了很多工作,因为一带一路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工程,它里面涉及到不同的价值观、生活方式、理念,我们需要把这些都整合起来,让我们的社会可以变得更和谐,从而推动社会整体进步。

  总结一下,我们新商科,我们认为要做到四个方面。我们要面向未来需求做事情,要以立德树人为目标,要以教学、科研和服务作为我们的工作内容,要从价值整合,学科整合,虚实整合和生态整合的思路来做事情,我们希望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能够创造一个非常美好的一个未来,能够推动社会进步,让人民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

  谢谢大家!

   

  注释

  [1] VUCAvolatility(易变性)、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ambiguity(模糊性)的缩写。

  [2] IDBE项目是INNOVATIONDESIGN & BUSINESS EXCELLENCE(创新设计与卓越管理)的缩写,即宣怀学院求是英才班,旨在推动学科专业交叉融合和跨界整合,培养“设计+工程+管理”的复合型人才。

  报告PPTPDF版本)详见“附件

  1. 新商科:新时代的整合者—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主任霍宝锋教授 “新时代·新商科”主旨论坛报告.pdf
相关文章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92号 | 邮编:300072
津ICP备05004358号 津教备0316号 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 版权所有